一个房产经纪人的逆袭:三个月时间账户翻9倍,胜率100%

外汇资讯1年前 (2023)发布 admin
140 0 0

马克·温斯坦做过短期的房产经纪人,自那以后他就成了全职交易者。他刚开始交易时非常幼稚天真,几乎是在往外撒钱,输得一塌糊涂。历经早期的失败后,温斯坦从市场退出,开始研究市场、学习交易,其后他又赚到了一笔交易本金。自那以后,除了有一次损失惨重的交易经历,温斯坦已变为成功的交易者。他重点交易的品种非常广泛,包括股票、股票期权、股指期货、外汇以及商品期货。虽然温斯坦不愿透露具体的交易细节,但显而易见的是,他在上述所有交易领域的盈利都相当可观。

我和温斯坦共同的朋友为我们的见面、访谈牵线搭桥。虽然温斯坦对这个访谈项目很感兴趣,但是他不愿对无数不知名的读者讲述他个人的历史。他曾在某一天打电话跟我说:“好吧,我愿意接受访谈,我们安排访谈的时间吧。”然而第二天他就又打电话给我,他在电话里说:“我改变主意了。我的情况不想公之于众,我不想弄得人尽皆知。”这种答应又反悔的模式重复了好几次,每次作出决定前都要经过漫长、详尽的电话交谈,而交谈的内容就是“进行访谈的优点和缺点”。

最后我恼羞成怒,在电话里对他说:“马克,我们在电话里谈论访谈优缺点的这些时间已够我们进行三次访谈了。”这是关于访谈事宜,我们进行的最后一次电话交谈。两个月后,受到某些极具才华的交易者也同意参与访谈的影响,温斯坦决定接受我的采访。

一个夏天的晚上,温斯坦在我的办公室与我相见,接受我的采访。由于我办公室所在的写字楼傍晚5:00就把中央空调给关了,所以我俩只好跑到楼层拐角处的休息厅,那里虽然也有点热,但空气较畅通,不会令人发闷。我们边吃晚餐边做访谈,晚餐是三明治和汽水。在之前的电话交流中,我已知道温斯坦在任何交谈中都喜欢天马行空,会从一个话题引出其他许多话题,其实他大脑思考问题时就是这样,会从一个主题发散到其他五个主题,这些主题间存在各种不同的联系。

我担心这么一来,将来编辑本书的工作量将会异常庞大,所以我向温斯坦强调,回答具体问题时需要保持集中,不要离题太远。我可以说,访谈时温斯坦已格外注意我提出的建议,尽量保持回答的切题、集中。尽管如此,本次访谈还是持续了五小时,访谈的文字记录长达200页。

一个房产经纪人的逆袭:三个月时间账户翻9倍,胜率100%

以下为采访节选:

在你交易最糟糕的月份,其交易业绩是怎样的?

没有一个月是亏损的,我月月盈利。

自1980年以来,你每个月都能赚钱!

是的,当然是这样。如果我不是非常谨慎小心,不想冒更大的风险,我还能赚到更多的钱,但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利润而去冒很大的风险并不是我的交易方式。

你亏损最严重的一周,你还记得吗?

在这段时间里(自1980年以来),没有一周是亏损的,我周周盈利,但其中有一些交易日是亏损的。

你的回答简直令人难以相信。你为何能确定周周盈利,发生过的“周亏损”你不会完全遗忘掉吗?

我如此确定的原因是,发生过的亏损我全都记得。比如,在过去两年里,我有三个交易日是亏损的。自1980年以来,我所做的数千笔交易中,只有17笔交易是亏损的。报价机器在我清仓离场时出现障碍导致了其中9笔亏损。

大多数交易者如果能有50%的胜率,他们已经很开心了,胜率如果达到75%,那就很出色了,而根据你所说的话,你的胜率已接近99%,这确实令人难以置信。

你可以向李·斯蒂文斯(Leigh Stevens)求证、核实。在过去几年里,我的数百笔交易都告诉过他(李·斯蒂文斯是我和温斯坦的共同朋友,就是他把我介绍给温斯坦的)。

 

好吧,读者们,我知道你们一定会说,温斯坦所言“没有一周是亏损的,我周周盈利,但其中有一些交易日是亏损的”是在胡说。坦白地讲,我承认温斯坦的话听上去确实有违常理,有点不可信。查他账户的交易记录可以验证他所言的真伪,但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温斯坦的合伙人要求对合伙公司的所有交易活动都严格保密,该合伙公司属于私人交易公司,交易活动可以不对外公开。

实际上,该公司的一些合伙人对于这次访谈坚决反对,力劝温斯坦不要参加,并且他们的劝阻差点成功。温斯坦愿意或者能够公开交易记录的账户只有一个,就是他参加期权交易大赛所开立的账户,该账户可以不受合伙人要求保密的限制。我看了该账户的交易记录,证实温斯坦此前所说完全属实,他在这次比赛中,用三个月的时间,通过交易使10万美元的本金翻了9倍多,在此期间他交易的胜率是100%,没有一笔交易是亏损的。

看了这个账户的交易记录,我仍然不满足,继而向李·斯蒂文斯打听。斯蒂文斯认识温斯坦多年,并且有很多时间是看着温斯坦进行交易的。我认识斯蒂文斯已有三年,他是一个诚实、低调、头脑冷静的人,这样描述他,我很有把握。斯蒂文斯亲眼看见的交易大约有100笔,还有几百笔交易是温斯坦在建仓后即刻通过电话告诉他的,对于这些交易,斯蒂文斯都可以证实,他记得这些交易中只有一笔交易是亏损的。即使温斯坦和斯蒂文斯的记忆都有误(我只是照直说,并不是出于婉转,也不是有所欺瞒),也就是说,即使温斯坦的实际胜率低于他自己所说的,但我仍然相信,他交易的赢输之比仍然高得惊人。

温斯坦是怎样做到交易高胜率的呢?

他对这个问题的回答转述如下:如果能恰如其分地看待这些观点,我认为其中某些深层次的阐述对我们是很有帮助的。温斯坦使用他自己研发的电脑交易系统,该系统所采用的技术和方法都是最新和最尖端的,而且是符合他自身要求和特点的。

该交易系统通过不断监控系统所设计的技术指标来度量市场上涨或下跌动能的变化。对于这些技术指标,温斯坦不采用标准的、常用的指标参数,而是采用他自己设定的参数,并且常常根据市场情况的变化来改变指标参数的设置。他结合使用透彻的实时盘面分析和全面的技术图表分析,他所用技术分析的方法包罗万象,包括市场循环周期、斐波那契(Fibonacci)数列的回撤位置以及艾略特波浪理论的分析等。

最后,再加入最具决定性的关键要素:他在选择交易时机时具有一种神奇的直觉。只有当万事皆备,所有因素都对自己有利,感觉确实万无一失、机不可失的时候他才会进场交易。有许多交易,他认为胜算是很高,但根据直觉,他对这些交易缺乏绝对的信心,那么他会放弃这些交易。因为温斯坦一生都致力于市场的研究和即时盘面的透彻分析,加上天生的市场直觉、交易时机的严格选择,所以温斯坦确实能做到所有交易建仓二十分钟后,所建头寸至少账面能盈利,哪怕只是微薄的盈利。温斯坦要确保每笔交易保本或盈利(即没有亏损的交易),以上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要素。

温斯坦通常会很快获利了结,他喜欢赚快钱,在几小时内,甚至几分钟内就会获利清仓。对于这一做法,前面所讲的内容可帮助你理解。即使做中长线交易,温斯坦通常了结一些获利的速度也是很快的,这样做是为确保某笔交易结果的净盈利。他也转换交易的市场,从一个市场获利后,他可能会迅速转到另一个市场,捕捉新的获利机会。他总是寻找有可能获利,并且所担风险最小的交易。最后,温斯坦得到交易所内部通讯网络的支持,这经常使他在买卖竞价中能处于有利的位置。

温斯坦的谈话从书面记录来看,像是在自吹自擂,但文字给人的感觉和语气给人的感觉是完全相反的,他谈话、讲述时的语气更多的是天真率直,而非自我吹嘘。当温斯坦谈起交易时,他的言谈中充满了这样的话语,“市场显然在进一步下跌”“这个市场供过于求,所以价格如此疲软”。由这些只言片语可知,交易对于我们其他人而言有多么困难,温斯坦显然全无概念,一无所知。

 

你在交易中具有长期取得高胜率的能力,对于这种能力,你能否详细阐述一下?

我之所以具有这种能力是因为我是真的敬畏市场。我认为越是杰出的交易者,对市场越是敬畏。我对市场的敬畏促使我在交易时机的选择上精益求精,力求精准。当我适时、精准地进行交易时,我对交易时机的把握就像台球选手把球准确打进网袋一样。如果我的直觉告诉我,此时并非交易良机,那我就不会交易。我依靠个人的交易经验和我的神经系统来选择交易的时机。如果我的头脑里萌生清仓离场的想法,那么这个想法一定是我根据我的交易知识和以往的交易经验,对市场当前表现进行研判后才产生的。也就是说神经系统所产生的信号是和交易经验、知识有关的,而不是凭空产生的。

因为我会耐心等待合适、准确的交易时机,所以我发生亏损的交易很少。大多数人不愿等待市场发出的交易信号,不愿适时而动。当天仍然漆黑一片的时候,他们还会走进森林,而我则会等到天亮,然后再走进森林。虽然猎豹是世界上奔跑速度最快的动物,以这样的速度,它们能够捕获平原上任何一种动物。但是猎豹还是会等待捕食的时机,只有到绝对万无一失的时候,它们才会出击,它们可以在灌木丛中潜伏上一周,等待合适的捕食时机。猎豹会等待幼小羚羊的出现,仅仅是幼小还不够,最好外加有病或是腿瘸。只有当万无一失、必胜无疑的时候,猎豹才会出击。也就是说,当有病或腿瘸的幼小羚羊出现时,这才是出击的最好时机,此时的胜算最高。在我看来,能够耐心等待交易良机,在胜算高的情况下才交易,这些是交易达到职业水准的象征。

当我在家交易时,我常会看我家花园里的麻雀。我用面包来喂它们,把面包放在花园的地上。这些麻雀不断飞过来飞过去,但每次只叼一小块面包,叼好就马上飞走。麻雀叼一百次所能得到的面包量,鸽子只要一次就能完成,但这就是鸽子之所以为鸽子的原因。你很难用枪猎杀麻雀,因为麻雀叼食的速度太快了,你刚一举枪,它就叼好飞走了。这就是我做日内交易的方式。例如,我在一个交易日中会有几次确定标普期指将产生日内的上升波段,我会做几波日内行情。我不会试图抄底,即不会试图在最低点做多,而且我会在价格见顶之前就获利了结,即不会在最高点做空。我只赚取当中一段的利润,因为当中一段的上涨动能最足。就我而言,交易就如麻雀叼食。

猎豹是你用来类比长线交易者的,而麻雀是你用来类比日内交易者的,两者的共同点在于,这两种动物都会等待万无一失、必胜无疑的时机,我这样转述你的话,不知是否正确?

完全正确。

你怎样选择交易的时机?

我采用各种不同的技术分析方法:价格走势图、艾略特波浪理论、江恩理论、斐波那契数列、市场循环周期、市场情绪指标、移动平均线以及各种摆动指标。我通过这些工具来选择交易的时机。人们认为技术分析不可信,那是因为他们可能只选择个人喜欢的,用起来得心应手的某一种技术分析方法,可问题在于,某一种技术分析方法不可能永远有效。对于何时应该采用另一种技术分析方法,你必须要清楚。也就是说,在不同的时候,要适时采用不同的技术分析方法。不能仅凭个人喜好,只采用一种技术分析方法。

那么你具体是怎样做的?

靠我的交易经验和交易直觉。我采用各种不同的技术分析方法,然后根据我的直觉对技术分析的结果进行解读。对于采用相同交易方法的机械交易系统,我并不相信。我本人就是“交易系统”,我会适时、不断改变“输入”,从而得到相同的“输出”,也就是相同的交易盈利!

在决定进场交易时,要考虑许多因素,你觉得最为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我总是寻找动能正在丧失的市场,然后反向而行,即上涨动能正在逐步丧失的市场,我就做空;下跌动能正在逐步丧失的市场,我就做多。

你同时交易股票和商品期货,你认为两者是否不同?

绝对有所不同。相较商品期货市场而言,股票市场极少出现幅度巨大、特征明显、对参与者极具意义的趋势行情。

这是什么原因呢?

这是因为股票市场上的机构和专营经纪人想卖出股票时,不会卖在某一价格水平,他们会在市场上涨时逐步卖出;同样,当他们想买进股票时,会在市场下跌时逐步买进。这就导致股价的变动如同波浪,起伏不定,来回震荡。据我所知,这也是许多商品期货的交易高手每次进入股市而遭受亏损的原因。

你是商品期货的交易高手,但你在股市也能始终盈利,你在股市的操作有何与众不同之处?

在市场价格变动前,我不会试图猜测价格的走向;我要让市场告诉我,它将往哪里走,是上涨还是下跌。市场价格的表现将会告诉我一切。另外,在股市有许多技术分析的方法和指标,比如背离、涨跌比率、市场情绪指标、看跌期权/看涨期权比等。在股票市场将要有所动作前,你几乎总能通过技术指标提前得到相应的信号。

你在股市所采用的技术分析方法和你在期市所采用的技术分析方法,两者有所不同吗?

我在股市紧盯的是个股,每一只股票都有各自的性格特征。比如,在市场主要底部形成前,IBM和通用汽车的股价会率先见底反弹,而在市场主要头部形成前,IBM和通用汽车的反弹行情会率先结束,重新步入下跌。还有一个例子,真正良好的股价回升要由公用事业类股来领涨市场,例外的情况我从未见过。因为预期降息,所以公用事业类股会显著上涨,而利率一旦下调,就会利多股市,基金经理就会快速进场。我在股指期货上也交易得极好,因为在交易股指期货前,我股票和期权方面的交易经验极为丰富,这对交易期指很有帮助。

你认为公众对于交易市场最错误的想法是什么?

把交易当赌博,把市场当赌场,这是公众对于市场最错误的想法。据我所知,一些场内交易员能够20年持续盈利,你不能把这叫作赌博。

公众另一个十分错误的想法就是,希望市场对新闻、消息作出相应的反应。例如,当约翰·肯尼迪总统遇刺的时候,股市获知消息后,起初快速、大幅下挫,但接着就快速反弹,并且创出新高。这种市场表现令许多人疑惑不解。那些听到总统遇刺消息就卖出股票的投资者责备机构将股市推高,令他们遭受损失。但是这些人没能认识到,从当时的基本面和技术面来看,市场早已做好上涨的准备,处于上涨的趋势。一条新闻,哪怕是重大的新闻(比如总统遇刺身亡),都不会改变市场原有的运行方向,不会让市场转涨为跌的。

新闻媒体为市场下跌寻找理由的报道,我认为其中也含有对市场错误的看法。这些报道常说,投资者的获利了结导致市场的下跌,我认为,如果每个投资者总能获利了结,那就太好啦。但是实际情况是,大多数人在市场中总是输钱的,市场下跌是因为他们的亏损离场,而不是因为他们的获利了结。

据我所知,有些受过教育的投资者,总喜欢看电视新闻,当市场下跌时,看报道说“投资者的获利了结导致市场的下跌”,别人都在盈利,而自己却在输钱,所以他们想知道自己输钱的原因。新闻媒体归结市场下跌原因的报道,应把“少数人获利了结”和“许多人亏损离场”同时列入。

 

交易时,你的生存之道是什么?

1.永远要做好自己的交易功课。

2.不要骄傲自大。当你骄傲自大时,你会抛弃对风险的控制。最优秀的交易者一定是最谦逊的。

3.知道自己的能力范围,明白自己的局限所在。每一个人总有自己的能力圈,即便是最好的交易者,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4.要做自己的主人。保持独立思考,要与乌合之众的想法相反,因为这帮人一定是市场上的输家。要耐心等待交易良机的出现,在机会出现前不要动手交易。知道何时离场与知道何时进场同样重要。

5.交易策略必须具有弹性,根据市场情况的改变而改变,要灵活机动、以变应变。大多数人所犯的错误是,他们始终采用同一种交易策略,不懂审时度势,不会顺应时势,不能适时而变。这些人失利后会说,“市场的表现又出乎我的意料”。为何会这样呢?市场和人生其实是一样的,都在不断变化中,所以我们要审时度势,以变应变。

6.在盈利的时候,不要过于沾沾自喜。世上最难的事就是保持持续盈利。因为一旦你初尝胜果,实现了第一个目标,那么你订立的第二个目标通常总是和第一个目标相同,那就是赚更多的钱。结果,获取第二个目标对许多人而言,有害而无益。究竟要从交易中得到什么,交易结果和交易过程哪个更重要,他们对此开始产生疑问,并逐步偏离交易的正道,把赚钱的目标置于正确的交易操作之上,一切只看交易的结果,从而忽视正确的交易操作和交易过程,由此走上自我毁灭之路,最终会以亏损收场。

对于交易新手,你最后还有什么忠告?

你必须学会怎么面对失败,这比学会怎样取得胜利更为重要。如果你始终以未来赢家自居,那么一旦遭遇亏损,你就会对市场产生恨意,不去自我反思,不去寻找亏损的原因,反而会去责怪市场或是寻找其他客观因素。

止损一定要快。我用自己的话转述《股票作手回忆录》里的一段话,大多数交易者持有亏损头寸的时间过长,因为他们希望亏损不会变大而会变小,甚至能保本。而他们持有盈利头寸的时间过短,因为他们害怕赚到手的利润会跑掉。正确的做法正好与之相反:交易者要害怕亏损的变大,要希望盈利的变大,要做到止损和持盈。

 

物质上的目标对温斯坦的交易产生干扰的那段时期就是他交易受挫最严重的时候。在其他人的访谈中也曾涉及这一话题,这个问题具有普遍性。通过具体的物质目标来考虑一笔交易可能的盈利或可能的亏损,而不是通过分析市场来考虑,那一定会出错。

温斯坦交易方法的核心、基础就是,耐心等待交易良机的出现,要等到万事皆备,所有因素都对自己有利,交易胜算看上去极高的时候再进场交易。虽然温斯坦对于所选交易时机的信心以及交易时机选择的精准,我们大多数人都望尘莫及,不敢奢望,但是“等待交易良机的出现,在自己最具信心、最具把握的时候才进行交易”的理念,对于我们而言却是合理、有用的交易建议。本书访谈的一些交易者在这点上可谓英雄所见略同。

我一直都认为,虽然市场从长期来看不是随机的,但市场超短期的波动大部分是随机的。但温斯坦的交易表现动摇了我的看法。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