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交易员投资系统(陈侃迪)

外汇资讯10个月前更新 admin
197 0 0

交易系统

每一个行为的背后,一定有一套默认的东西存在。默认的东西对于新入市场的交易者来说,他是不知道的,他往往只看到了表象的这些技术指标怎么突破,没有看到它内部核心的一个东西,它默认的规则、公式、公理、算法是什么,只有把这个搞明白了以后,你才会更明白怎么完善交易系统。

顶级交易员投资系统(陈侃迪)

市场只有在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盘整以后,我才有理由相信它这次的突破可能是真的,因为它已经盘整了太久,不可能一直盘整下去,迟早有一天要突破。所以我在做相当重要的决定的时候,一定会去看这个品种是不是在低位盘整了很久,是不是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趋势,这是一个重要的参考依据。

交易系统的源头是基本假设,有什么样的基本假设就会有什么样的交易系统,再详细跟我们谈谈假设和交易系统。

其实在做交易的时候,你一定会有一些默认的东西,如果这些默认的东西都不复存在的话,你整个交易的东西都会灰飞烟灭的。如果说做趋势交易,我一定默认趋势是会延续的,如果你都不承认趋势会延续,那还做什么?那不用做了。你的一切加仓行为,等反弹加仓,然后再怎么等它延续再持仓这些一系列的行为和动作,都是因为你默认了趋势会延续,并且不会轻易转头,你默认了这一条的存在,这个其实就是类似于基本假设的东西。你会发现之所以做对了,是因为你默许的那些东西出现了,你默许的趋势会延续,所以市场出现趋势延续的时候,你能够赚钱,但这些基本假设的东西,它有的时候不会出现。

当你默认的那些规则开始不在市场中出现,这个时候你的交易系统就不能用了。一开始大部分人都不会先从基本假设开始入手,慢慢构造交易体系,大部分人直接就从交易系统开始,他们会先从具体怎么开仓,怎么平仓,123法则或者趋势线突破法则,或者交易技术指标怎么突破,怎么回调这些入手。他们没有倒过去深究为什么这些技术指标有的时候会好用,有的时候不好用,这些技术指标之所以能够好用,它背后一套默认的规则是什么,显然它背后是有一套默认的东西的,均线系统之所以说能够突破,是因为它默认了如果长时间行情不变化,突然之间变化,一定是有某个变量的因素出现,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但它一定是有超乎于过去20日、30日不同的因素出现,把价格推升至更高的位置,所以默认这个因素了以后,可能会有大的行情。

每一个东西的行为,背后一定有一套默认的东西存在,默认的东西对于新入市场的交易者来说,他是不知道的,所以有的时候你要去倒推,而他往往只看到了表象的这些技术指标怎么突破,没有看到它内部核心的一个东西。就好像我们去谈论人工智能AI或者说是机器人也好,其实你看到机器人做那么多动作,它背后的一个核心算法是很简单的,可能就两个公式或者就只有一个公式,它所有的行为都围绕那个公式展开,是用的一套算法。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也会发现,这家公司产品的机器人和那家公司产品的机器人,两家公司的机器人风格不一样,那些电子产品你也会很明显感觉到不同,像安卓系统和苹果系统,究其而言,就是它背后核心的那一套公式和算法是不一样的。交易也是一样的,看到指标系统以后,你要能够看到它里面的那一套核心的东西,默认的规则、公式、公理、算法是什么,只有把这个搞明白了以后,你才会更明白怎么完善交易系统。

一些新手,或者说经验不是那么丰富的交易者,该如何一步步地去建立一个正期望的交易系统?

有两方面。
一个是你自己要能做得到,你自己的性格方面要摸索清楚,你究竟适合用什么,因为趋势交易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的。我朋友公司那边招了很多炒手过来,都是转型要做趋势交易,但他说至少目前三四年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彻底转型成功。所以你还是要摸清楚自己到底适合做哪一方面,也不是说每一个人天生就有很好的耐心,有些人耐心就是不足的。所以这是一方面,摸清楚自己天性适合做什么。
另外一方面是你对这个市场的理解,对这个市场规则规律的理解,这会使你慢慢形成交易系统具体的一些东西,就是这两方面相结合起来。

在保持交易系统的稳定性上,有什么是值得重视的?

应该是仓位控制,还有就是不好做的时候能够及时停手,这两个是最重要的。这两个做好了,你整体的交易不会大起大落,至少是对我趋势交易来讲,不好做的时候仓位及时地降下去,使你的回撤更小。然后能够在不好做的时候多观望,这会让你的系统更加稳定。
因为你个人的交易风格是属于长线趋势追踪,以技术分析为主。接下来我们重点聊聊这种交易风格,先跟我们谈谈你是怎么认识和界定长线趋势追踪这种风格的。
我是不看指标的,纯粹是裸K,然后我的核心是道氏理论的趋势线,我是画趋势线来判断。

不用均线?

不用均线,我只看趋势线。因为道氏理论对于趋势的描述是很简单的,两个低点就能画出一条上升趋势线,两个高点就能画出一条下降趋势线,那么很简单,如果说现在市场走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能够画出一条趋势线出来,那我大致可以假定现在市场是有趋势的,然后我会结合波浪理论和道氏对于次要趋势的定义,也就是说趋势在经过一轮回调以后,仍然会往上涨或者往下跌,也就是说趋势被真正确认的时候,是在它回调以后仍然能往上走的时候,是在回调刚刚结束继续往上走的那一刹那被界定的,是在那一个时刻被界定的,但是在那一个时刻是处于一个临界的状态,因为它有可能往上走,也有可能继续掉头往下走。如果说它一轮上涨下跌,然后又继续往下走,那这个就不是趋势,它是震荡。如果又继续往上走,它就是趋势了,所以它是在临界点的时候被界定住的,再继续上涨又下跌回调。回调的时候没有往下跌,再往上走,就那一刹那一段时间。对于日线交易者来说可能是一个星期,可能也就两三天它就被界定住了,这是一个趋势的出现了。

根据你刚才的描述,应该更多的是一种突破来界定趋势的状态?

其实我要确认上涨趋势的话,它要有两个低点,它一轮上涨,头这里是第一个低点,往下跌,会出来第二个低点,如果它再往上涨上去的话,跌完以后再往上涨,那就有两个低点,可以画成一条趋势线,那趋势就出来了。但是如果说它往下跌,跌完以后又往下跌,又出新低了,然后下面如果说再划一条趋势线,趋势线的角度可能只有30度或者40度,基本上现在不复存在了。因为如果说要界定一个趋势的话,这条趋势线的斜度至少要在45度以上,或者50度、60度左右,60度以下我基本上不会认为有趋势,市场处于一个横盘状态,在60度的斜率往上一点,我可以认为市场还是有趋势存在的。

在界定有趋势的前提下,你才会考虑在哪个地方寻找一个进场点?

对。首先我要判断市场当前有没有趋势,如果我连趋势线都画不出来,市场没有趋势,我不用做了,我看就行了。如果我现在能画出趋势线来,我至少认为当前是有趋势的情况,那么我再耐心地等时机再进去。
作为长线趋势,你的交易周期一般是多久?
如果盈利顺利的话,可能四五个月会一直持仓。像去年的话,其实大部分都是持仓到合约结束,平均持仓两三个月左右。

一直到合约临近交割?

对,有的时候换月了,还要换到远月去了。
应该说在长线趋势追踪里面,变化是最多的,同样是做长线趋势,会有很多不同的交易系统,会有很多不同的交易风格。

有的人认为只有突破进场才是真正的趋势追踪,你怎么看?

我觉得都是一样的。我最早的时候也是做突破,后来我做回调入场,再后来回调突破都入场,但其实不管你怎么做,他们的核心内容只有一个,不要错过趋势,只不过突破是趋势上涨的必经之路。如果说只做突破,你是不会错过趋势的,因为趋势要上去必定突破,所以你是不会错过趋势的。但是你做回调一样可以抓住趋势,而且还能博到一个更好的价位。所以无论你是做回调也好,做突破也好,还是做什么也好,核心要义只有一个,不要错过趋势,仅此而已。
如果回调进场,根据你的定义,应该是在回调到趋势线这样一个支撑附近进场?
对,差不多。

如果它破了支撑呢?
止损。
但是没有破前低?
止损。如果它再回来,我会重新再进去,没有什么新的做法,就是被它折磨了一下。但如果说反反复复这样,我就要开始怀疑是不是市场进入到一个横盘整理的状态了,我可能会观望一阵子。

因为你做的是期货,你在书中也提到过说,期货市场长期来看是永恒的震荡市,在这样一个永恒的震荡市里面做趋势追踪,你是怎么考量的?

虽然说是永恒的震荡市,但是你把周期级别放到日线级别的话,还是有很多日线级别的趋势交易机会的,至少对于我这个持仓周期级别来讲,我所谓的横盘震荡的定义并不影响我的趋势交易,我并不需要那种持续好几年的大牛市才能挣钱,只要持续个半年的趋势,我也能挣钱。所以并不影响我这个周期。
你看的最大的周期是周线?
周线看不到,我看日线就足够了。
会看更小的级别吗?
有的时候加仓会看一下两小时的回调,在两小时级别出现一轮反向的回调,那么等两小时级别的回调结束以后,我会加仓,这是我开仓时看小级别周期需要的东西。

斯坦利·克罗的交易风格也算是一种典型的趋势交易。他在书中描述的他的进场方式,应该说是极少在突破进场,大多数是采用回踩进场的方式,你是怎么看待他这种风格的?
我看过他的《克罗谈投资》,但是在我看过的大部分书中,我觉得这本书并不具备太多的价值,有很多关键的东西并没有写出来,尤其是对趋势交易者来说,最难处理的技术问题,他并没有谈到,比如说仓位管理,或者说怎么处理系统频繁错误的时候,或者市场行情不好做的时候,其实这些是最重要的。但是他的书里面,我只记得他不停地在说一些行情好做时候的例子,其实行情好做的例子并不需要你来举,好做的时候大家都好做,难的是不好做的时候你怎么去处理,但他书中谈到的比较少。所以我觉得这本书的价值不是很大。然后论交易年数或者说是从资金量来讲,斯坦利·克罗也不算是很顶尖的交易员,他的交易量和交易年数和真正成功者比还是差很远。
谈谈你在长线趋势追踪中是怎么做仓位和资金管理的。
在资金和仓位管理方面,波浪理论对我的影响是特别大的,我会用波浪理论去判断当前市场处于八浪或者五浪的哪一个阶段,尤其是在商品市场,它的行情从来不可能是笔直的一根线就这么走到头的,一定是类似三进五退这样的一种风格方式来来回回,在反复回调上涨中涨上去。所以我需要确认市场现在处于三进五退当中哪一个环里面,也不能严格地说它一定是走五浪三浪怎么样,也不一定,走得不是很严格,但至少我要知道在这么大一轮涨幅以后,它有没有相应比例的回调。

如果说我需要它的回调,比如说它涨了5000点,那回调1000点我觉得这是不对等的,回调和上涨是不对等的,不成比例的。那么这种回调我是不认可的,我认为它回调得不干净,或者说它还要再涨,或者说它不是回调,它没有回调,它还要再涨,所以我需要对回调有很苛刻的要求,它要在时间和幅度上都成比例。涨5000点,起码回调个2500点,回调个2800点,多一点的60%甚至都有可能,回调3000点都有可能;又比如上涨了8个月,回调的时间起码要有三个月。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和前一轮上涨成相对应的幅度和比例,我才能认为这是对前一轮上涨的修复和回调,我才能确认当前市场是这么一个状态。

当看到有这么一个时间和空间都呈比例的回调,快要结束的时候,它跌不下去了或者涨不上去了,我进行加仓。也就是说我看到了回调出现以后,我才会再去加仓。如果说看不到这个回调,我就不会去把仓位最终地加上去。除非在特别极端的行情中,比如说2020年的这种极端行情,它不怎么回调,它还真的就是这么一根直线涨上去了,那种时候我会不等回调,只要上涨我就加仓,这是我唯一的例外,当趋势特别强烈的时候,不等回调。

在回调过程中,幅度时间都要考虑你才会进行加仓,而因为这个时候你已经有仓位,当它回调的幅度和时间都够的时候,可能大概率已经跌破你的趋势线支撑了,这个时候你原有仓位会离场吗?

不一定。因为趋势线它是要进行修正的,在道氏理论里面有说过,它分为主要趋势线和次要趋势线,比如说通常这根主要的趋势线是60度,60度的趋势线可能在一年以内不会被突破,不会被跌破,在60度的趋势线之上,它还会延伸出一条45度的趋势。然后再往上升15度的趋势线,也就是说这轮行情在经过一轮回调以后又会加速往上涨,它上涨的速度越来越快,或者下跌的速度越来越快。只有当这根主要的60度的趋势线或者45度的趋势线,这根长期的趋势线被突破了以后,我才能说趋势是彻底没了。

当然我止盈的时候不会去等到主要趋势线跌破再止盈,我可能在上面15度的趋势线被突破的时候止盈。至少在下面大的趋势线主要趋势线没有被突破的时候,我不会轻易地说趋势结束,以主要趋势线为主,而主要趋势线是需要一定的行情积累的,需要有个一年半载的行情先走出来了,我才能说能够画出来一个主要的趋势线。

止盈不是依据你的主要趋势线支撑被跌破?

不是。因为如果等到行情跌到主要趋势线以下的话,我的利润基本上都回吐得差不多了,而且我没有必要等到趋势确认没有了才止盈,我只要看到趋势已经走出来很猛烈的行情就行了,我只要确认我的头寸已经经历过行情最猛烈的阶段就行了,只要看到鱼身就行了,不用看到鱼翻肚子,那已经太晚了。

你在决定重点做一个趋势性行情之前,都会考虑哪些因素?

还是考虑时机问题,长期的时机。一个是市场状态,整个的市场状态,它是一个时机;还有一个是具体的入场时候,入场的点也是一个时机。一个大的时机点和一个小的时机点,大的时机点是我要确认市场是不是已经经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盘整,在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盘整以后,我才有理由相信它这次的突破可能是真的,因为它已经盘整了太久,不可能一直盘整下去,迟早有一天要突破。只有我见到了相当长时间的盘整,我才能说之后可能真的要突破要来趋势了。所以我在做相当重要的决定的时候,一定会去看这个品种是不是在低位盘整了很久,是不是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趋势,这是一个重要的参考依据。

然后第二个就是,它什么时候会突破,它突破了点位我在哪里去找,是做回调还是做突破,如果它涨上去了以后,我怎么去加仓,加多少,最后可能说参考一下基本面是不是有配合。

你认为应该如何选择交易的品种?

实际上我觉得工业品类对于趋势交易者来说是最好的,至少以目前中国期货市场发展到现在的这些历史行情来看,我觉得工业品种像原油化工类的,铜等有色金属之类的,包括黑色系列,它们的趋势性不仅流畅,而且上下限的幅度非常大。
农产品我认为除了极个别的像棉花或者白糖某些品种适合做趋势交易,有一些不是很适合。因为总的来讲,农产品它不可能有很大幅度的上涨或者下跌,因为这是关系到民生的事情,如果你说玉米或者大豆价格高得离谱,老百姓民不聊生,国家也不可能不管不控,所以一些基础的日常生活产品,它不太可能涨得很离谱。这是我觉得某些农产品不太适合做趋势交易的原因。
工业品的话,像原油,原油如果碰到经济危机或者供给发生问题,它能涨得很高,或者铜可以涨得很高,这些东西并不会折腾到老百姓的生活,它只是资本的力量在推动,所以我个人觉得如果做趋势交易选择有色的、黑色的、化工的是最好的。

然后就是远离那些流动性不充足的品种,比如那些小品种,像胶合板这种没什么成交量的,成交量小一个是有流动性问题,还有一个就是用技术分析会出现问题,技术分析是一定要有一定的成交量,要有一定的群众基础,没有一定的成交量的话,技术分析会失效,在市场上去做分析没有用,大致是这样。

跟大家谈谈应该怎么做交易记录以及复盘。

短线的话,通过交易软件把自己的交易记录导出来,因为短线你可能记不住每一笔单子,日内可能做了很多。把每一笔单子导出来以后,对着今天的行情,一笔一笔地对,这个时间点我在干嘛,我为什么这个地方会做进去,做进去错了以后我是不是砍出来了,然后我止损今天是不是控制对了,止盈是不是差不多的等等。这是日内短线复盘,你要对着行情图分时图一笔一笔地对,然后对今天的行情做一个总结,今天行情走的是一个什么风格,昨天的行情走的是一个什么风格,明天行情有没有可能风格要变掉,或者说明天行情是不是还会继续延续。这个是做日内需要做的一些事情。然后可能今天的盈亏比要做一个统计,今天总体的盈亏比可能1:3,明天盈亏比可能也差不多这个幅度,也有可能明天要突破了,盈亏比会拉大,那明天止盈要放宽。每天都要做这些事情。

中长线的话,因为趋势交易笔数很少就不需要这样子了,至少我自己来讲,一年当中做了多少笔我能够数得清楚,有五十几笔交易就算了不起了,所以自己能够知道就行了。

趋势交易其实更多的不是逐笔对着去复盘,更多的是对现在市场行情的研判的一个纠正,可能就是说这一段时间内这半个月内,我一直觉得市场其实是有趋势的,结果半个月以后发现自己好像是错的,然后我对整个市场形势的研判要做一个修正,我觉得要再观望的话,市场可能没有趋势。

中长线的趋势交易者每天更多做的是对市场状态的研判、修正、更新。也不是说每天复盘,可能就一两个礼拜或者说三四天,我要重新去看一看,对行情我原本画了一根趋势线,现在下降了要再画一根趋势线,我要再看一看是不是方向看错了,然后我可能再看一看基本面,很多东西之前的判断可能是不对的,可能以后行情还会有另外一种发展方法,可能下跌,可能会往这样子走,这是趋势交易者复盘需要做的事情,大体是在市场行情的研判上,市场状态的研判上要下很多的功夫。

至于说我每天这笔单子是在突破口进的,还是回踩进的还是怎么样,这些都无所谓,这些没什么好复盘的,这些东西你只要是跟对了趋势就行,不管你哪个点位进,只要最后跟住了,跟到了趋势了就可以了,就没有什么好自责懊恼的,比如我为什么不早一点进,这些都无所谓。然后再后面就是说,如果加仓进去有盈利了,趋势流畅了,那么要开始盯着我加仓什么时候加,这个需要提前计划好,需要在行情还没回调或者还没怎么样的时候就想好,我什么时候加,加多少,如果同时跟了四五个品种都有趋势,我加哪个,哪个品种加得多一点,要看看基本面,看看过去历史的行情,一起来研判一下。这是趋势交易要做的一些工作。

你平时在交易中会把价格对新闻的反应列入考量吗?

这个反应对于我来讲一般都已经滞后了,但也会列入考虑的因素,我会想这个东西是短期的就这么搞一下,还是说它真的是又要出趋势了,我会去想一下,如果说只是短期的新闻,比如说突然之间在伊朗那里又打起来了,原油来了根阳线,我会想一想到底是要出趋势了,还是说仅仅只是短期的,这个我会去想。

比如你原本打算进场做多,这个时候刚好有个重要的利多新闻,但是价格的反应没有那么强烈而是挺慢的,这时你会犹豫吗?

我肯定不会进的。我觉得如果说一个品种它原本要出上涨趋势的话,任何一点微小的利好信息它都会吸引很多人涌进去,其实期货市场一个很重要的东西真的是预期。我在学校上课的时候,宏观经济学的老师包括金融学的,他说市场一个最重要的东西就是预期,其实放到其他东西上也都适用,就不一定要实质性的东西发生了改变,并不一定要供求真的发生了改变,只要大家都觉得要涨了,它就涨了。可能现实供给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只要大家一致都认为涨,那么他们势必会做出反应,他们势必觉得买不到了,大家都开始囤,那供求关系就真的发生变化了。它不需要真的供求关系发生变化,只要人们的预期发生变化就行了。其实很多时候就只是一个预期的东西而已。

如果当市场有了好的消息,人们对这个好的消息居然没有预期,对这个好消息视而不见,那说明大家对这个市场是看淡的,可能大家都觉得要跌了,他们都已经无视这些好消息了。这就完蛋了,说明可能真的要反方向走了,那我可能要考虑做空了。

你是怎么看待技术分析里面一些经典形态的?

我有的时候是把经典形态和波浪理论结合起来的。一般来说整理形态都出现在回撤浪,在一浪、二浪、三浪、四浪、五浪中,第二浪和第四浪是回调浪,它是和主要的方向相反的,一般都是出现整理形态,整理形态不会出现在其他浪,只有回调的时候才会有整理形态。一般第二浪、第四浪都走了收敛三角形、旗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