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交易员投资系统(陈侃迪)

外汇资讯1年前 (2023)更新 admin
204 0 0

交易系统

每一个行为的背后,一定有一套默认的东西存在。默认的东西对于新入市场的交易者来说,他是不知道的,他往往只看到了表象的这些技术指标怎么突破,没有看到它内部核心的一个东西,它默认的规则、公式、公理、算法是什么,只有把这个搞明白了以后,你才会更明白怎么完善交易系统。

顶级交易员投资系统(陈侃迪)

市场只有在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盘整以后,我才有理由相信它这次的突破可能是真的,因为它已经盘整了太久,不可能一直盘整下去,迟早有一天要突破。所以我在做相当重要的决定的时候,一定会去看这个品种是不是在低位盘整了很久,是不是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趋势,这是一个重要的参考依据。

交易系统的源头是基本假设,有什么样的基本假设就会有什么样的交易系统,再详细跟我们谈谈假设和交易系统。

其实在做交易的时候,你一定会有一些默认的东西,如果这些默认的东西都不复存在的话,你整个交易的东西都会灰飞烟灭的。如果说做趋势交易,我一定默认趋势是会延续的,如果你都不承认趋势会延续,那还做什么?那不用做了。你的一切加仓行为,等反弹加仓,然后再怎么等它延续再持仓这些一系列的行为和动作,都是因为你默认了趋势会延续,并且不会轻易转头,你默认了这一条的存在,这个其实就是类似于基本假设的东西。你会发现之所以做对了,是因为你默许的那些东西出现了,你默许的趋势会延续,所以市场出现趋势延续的时候,你能够赚钱,但这些基本假设的东西,它有的时候不会出现。

当你默认的那些规则开始不在市场中出现,这个时候你的交易系统就不能用了。一开始大部分人都不会先从基本假设开始入手,慢慢构造交易体系,大部分人直接就从交易系统开始,他们会先从具体怎么开仓,怎么平仓,123法则或者趋势线突破法则,或者交易技术指标怎么突破,怎么回调这些入手。他们没有倒过去深究为什么这些技术指标有的时候会好用,有的时候不好用,这些技术指标之所以能够好用,它背后一套默认的规则是什么,显然它背后是有一套默认的东西的,均线系统之所以说能够突破,是因为它默认了如果长时间行情不变化,突然之间变化,一定是有某个变量的因素出现,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但它一定是有超乎于过去20日、30日不同的因素出现,把价格推升至更高的位置,所以默认这个因素了以后,可能会有大的行情。

每一个东西的行为,背后一定有一套默认的东西存在,默认的东西对于新入市场的交易者来说,他是不知道的,所以有的时候你要去倒推,而他往往只看到了表象的这些技术指标怎么突破,没有看到它内部核心的一个东西。就好像我们去谈论人工智能AI或者说是机器人也好,其实你看到机器人做那么多动作,它背后的一个核心算法是很简单的,可能就两个公式或者就只有一个公式,它所有的行为都围绕那个公式展开,是用的一套算法。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也会发现,这家公司产品的机器人和那家公司产品的机器人,两家公司的机器人风格不一样,那些电子产品你也会很明显感觉到不同,像安卓系统和苹果系统,究其而言,就是它背后核心的那一套公式和算法是不一样的。交易也是一样的,看到指标系统以后,你要能够看到它里面的那一套核心的东西,默认的规则、公式、公理、算法是什么,只有把这个搞明白了以后,你才会更明白怎么完善交易系统。

一些新手,或者说经验不是那么丰富的交易者,该如何一步步地去建立一个正期望的交易系统?

有两方面。
一个是你自己要能做得到,你自己的性格方面要摸索清楚,你究竟适合用什么,因为趋势交易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的。我朋友公司那边招了很多炒手过来,都是转型要做趋势交易,但他说至少目前三四年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彻底转型成功。所以你还是要摸清楚自己到底适合做哪一方面,也不是说每一个人天生就有很好的耐心,有些人耐心就是不足的。所以这是一方面,摸清楚自己天性适合做什么。
另外一方面是你对这个市场的理解,对这个市场规则规律的理解,这会使你慢慢形成交易系统具体的一些东西,就是这两方面相结合起来。

在保持交易系统的稳定性上,有什么是值得重视的?

应该是仓位控制,还有就是不好做的时候能够及时停手,这两个是最重要的。这两个做好了,你整体的交易不会大起大落,至少是对我趋势交易来讲,不好做的时候仓位及时地降下去,使你的回撤更小。然后能够在不好做的时候多观望,这会让你的系统更加稳定。
因为你个人的交易风格是属于长线趋势追踪,以技术分析为主。接下来我们重点聊聊这种交易风格,先跟我们谈谈你是怎么认识和界定长线趋势追踪这种风格的。
我是不看指标的,纯粹是裸K,然后我的核心是道氏理论的趋势线,我是画趋势线来判断。

不用均线?

不用均线,我只看趋势线。因为道氏理论对于趋势的描述是很简单的,两个低点就能画出一条上升趋势线,两个高点就能画出一条下降趋势线,那么很简单,如果说现在市场走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能够画出一条趋势线出来,那我大致可以假定现在市场是有趋势的,然后我会结合波浪理论和道氏对于次要趋势的定义,也就是说趋势在经过一轮回调以后,仍然会往上涨或者往下跌,也就是说趋势被真正确认的时候,是在它回调以后仍然能往上走的时候,是在回调刚刚结束继续往上走的那一刹那被界定的,是在那一个时刻被界定的,但是在那一个时刻是处于一个临界的状态,因为它有可能往上走,也有可能继续掉头往下走。如果说它一轮上涨下跌,然后又继续往下走,那这个就不是趋势,它是震荡。如果又继续往上走,它就是趋势了,所以它是在临界点的时候被界定住的,再继续上涨又下跌回调。回调的时候没有往下跌,再往上走,就那一刹那一段时间。对于日线交易者来说可能是一个星期,可能也就两三天它就被界定住了,这是一个趋势的出现了。

根据你刚才的描述,应该更多的是一种突破来界定趋势的状态?

其实我要确认上涨趋势的话,它要有两个低点,它一轮上涨,头这里是第一个低点,往下跌,会出来第二个低点,如果它再往上涨上去的话,跌完以后再往上涨,那就有两个低点,可以画成一条趋势线,那趋势就出来了。但是如果说它往下跌,跌完以后又往下跌,又出新低了,然后下面如果说再划一条趋势线,趋势线的角度可能只有30度或者40度,基本上现在不复存在了。因为如果说要界定一个趋势的话,这条趋势线的斜度至少要在45度以上,或者50度、60度左右,60度以下我基本上不会认为有趋势,市场处于一个横盘状态,在60度的斜率往上一点,我可以认为市场还是有趋势存在的。

在界定有趋势的前提下,你才会考虑在哪个地方寻找一个进场点?

对。首先我要判断市场当前有没有趋势,如果我连趋势线都画不出来,市场没有趋势,我不用做了,我看就行了。如果我现在能画出趋势线来,我至少认为当前是有趋势的情况,那么我再耐心地等时机再进去。
作为长线趋势,你的交易周期一般是多久?
如果盈利顺利的话,可能四五个月会一直持仓。像去年的话,其实大部分都是持仓到合约结束,平均持仓两三个月左右。

一直到合约临近交割?

对,有的时候换月了,还要换到远月去了。
应该说在长线趋势追踪里面,变化是最多的,同样是做长线趋势,会有很多不同的交易系统,会有很多不同的交易风格。

有的人认为只有突破进场才是真正的趋势追踪,你怎么看?

我觉得都是一样的。我最早的时候也是做突破,后来我做回调入场,再后来回调突破都入场,但其实不管你怎么做,他们的核心内容只有一个,不要错过趋势,只不过突破是趋势上涨的必经之路。如果说只做突破,你是不会错过趋势的,因为趋势要上去必定突破,所以你是不会错过趋势的。但是你做回调一样可以抓住趋势,而且还能博到一个更好的价位。所以无论你是做回调也好,做突破也好,还是做什么也好,核心要义只有一个,不要错过趋势,仅此而已。
如果回调进场,根据你的定义,应该是在回调到趋势线这样一个支撑附近进场?
对,差不多。

如果它破了支撑呢?
止损。
但是没有破前低?
止损。如果它再回来,我会重新再进去,没有什么新的做法,就是被它折磨了一下。但如果说反反复复这样,我就要开始怀疑是不是市场进入到一个横盘整理的状态了,我可能会观望一阵子。

因为你做的是期货,你在书中也提到过说,期货市场长期来看是永恒的震荡市,在这样一个永恒的震荡市里面做趋势追踪,你是怎么考量的?

虽然说是永恒的震荡市,但是你把周期级别放到日线级别的话,还是有很多日线级别的趋势交易机会的,至少对于我这个持仓周期级别来讲,我所谓的横盘震荡的定义并不影响我的趋势交易,我并不需要那种持续好几年的大牛市才能挣钱,只要持续个半年的趋势,我也能挣钱。所以并不影响我这个周期。
你看的最大的周期是周线?
周线看不到,我看日线就足够了。
会看更小的级别吗?
有的时候加仓会看一下两小时的回调,在两小时级别出现一轮反向的回调,那么等两小时级别的回调结束以后,我会加仓,这是我开仓时看小级别周期需要的东西。

斯坦利·克罗的交易风格也算是一种典型的趋势交易。他在书中描述的他的进场方式,应该说是极少在突破进场,大多数是采用回踩进场的方式,你是怎么看待他这种风格的?
我看过他的《克罗谈投资》,但是在我看过的大部分书中,我觉得这本书并不具备太多的价值,有很多关键的东西并没有写出来,尤其是对趋势交易者来说,最难处理的技术问题,他并没有谈到,比如说仓位管理,或者说怎么处理系统频繁错误的时候,或者市场行情不好做的时候,其实这些是最重要的。但是他的书里面,我只记得他不停地在说一些行情好做时候的例子,其实行情好做的例子并不需要你来举,好做的时候大家都好做,难的是不好做的时候你怎么去处理,但他书中谈到的比较少。所以我觉得这本书的价值不是很大。然后论交易年数或者说是从资金量来讲,斯坦利·克罗也不算是很顶尖的交易员,他的交易量和交易年数和真正成功者比还是差很远。
谈谈你在长线趋势追踪中是怎么做仓位和资金管理的。
在资金和仓位管理方面,波浪理论对我的影响是特别大的,我会用波浪理论去判断当前市场处于八浪或者五浪的哪一个阶段,尤其是在商品市场,它的行情从来不可能是笔直的一根线就这么走到头的,一定是类似三进五退这样的一种风格方式来来回回,在反复回调上涨中涨上去。所以我需要确认市场现在处于三进五退当中哪一个环里面,也不能严格地说它一定是走五浪三浪怎么样,也不一定,走得不是很严格,但至少我要知道在这么大一轮涨幅以后,它有没有相应比例的回调。

如果说我需要它的回调,比如说它涨了5000点,那回调1000点我觉得这是不对等的,回调和上涨是不对等的,不成比例的。那么这种回调我是不认可的,我认为它回调得不干净,或者说它还要再涨,或者说它不是回调,它没有回调,它还要再涨,所以我需要对回调有很苛刻的要求,它要在时间和幅度上都成比例。涨5000点,起码回调个2500点,回调个2800点,多一点的60%甚至都有可能,回调3000点都有可能;又比如上涨了8个月,回调的时间起码要有三个月。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和前一轮上涨成相对应的幅度和比例,我才能认为这是对前一轮上涨的修复和回调,我才能确认当前市场是这么一个状态。

当看到有这么一个时间和空间都呈比例的回调,快要结束的时候,它跌不下去了或者涨不上去了,我进行加仓。也就是说我看到了回调出现以后,我才会再去加仓。如果说看不到这个回调,我就不会去把仓位最终地加上去。除非在特别极端的行情中,比如说2020年的这种极端行情,它不怎么回调,它还真的就是这么一根直线涨上去了,那种时候我会不等回调,只要上涨我就加仓,这是我唯一的例外,当趋势特别强烈的时候,不等回调。

在回调过程中,幅度时间都要考虑你才会进行加仓,而因为这个时候你已经有仓位,当它回调的幅度和时间都够的时候,可能大概率已经跌破你的趋势线支撑了,这个时候你原有仓位会离场吗?

不一定。因为趋势线它是要进行修正的,在道氏理论里面有说过,它分为主要趋势线和次要趋势线,比如说通常这根主要的趋势线是60度,60度的趋势线可能在一年以内不会被突破,不会被跌破,在60度的趋势线之上,它还会延伸出一条45度的趋势。然后再往上升15度的趋势线,也就是说这轮行情在经过一轮回调以后又会加速往上涨,它上涨的速度越来越快,或者下跌的速度越来越快。只有当这根主要的60度的趋势线或者45度的趋势线,这根长期的趋势线被突破了以后,我才能说趋势是彻底没了。

当然我止盈的时候不会去等到主要趋势线跌破再止盈,我可能在上面15度的趋势线被突破的时候止盈。至少在下面大的趋势线主要趋势线没有被突破的时候,我不会轻易地说趋势结束,以主要趋势线为主,而主要趋势线是需要一定的行情积累的,需要有个一年半载的行情先走出来了,我才能说能够画出来一个主要的趋势线。

止盈不是依据你的主要趋势线支撑被跌破?

不是。因为如果等到行情跌到主要趋势线以下的话,我的利润基本上都回吐得差不多了,而且我没有必要等到趋势确认没有了才止盈,我只要看到趋势已经走出来很猛烈的行情就行了,我只要确认我的头寸已经经历过行情最猛烈的阶段就行了,只要看到鱼身就行了,不用看到鱼翻肚子,那已经太晚了。

你在决定重点做一个趋势性行情之前,都会考虑哪些因素?

还是考虑时机问题,长期的时机。一个是市场状态,整个的市场状态,它是一个时机;还有一个是具体的入场时候,入场的点也是一个时机。一个大的时机点和一个小的时机点,大的时机点是我要确认市场是不是已经经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盘整,在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盘整以后,我才有理由相信它这次的突破可能是真的,因为它已经盘整了太久,不可能一直盘整下去,迟早有一天要突破。只有我见到了相当长时间的盘整,我才能说之后可能真的要突破要来趋势了。所以我在做相当重要的决定的时候,一定会去看这个品种是不是在低位盘整了很久,是不是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趋势,这是一个重要的参考依据。

然后第二个就是,它什么时候会突破,它突破了点位我在哪里去找,是做回调还是做突破,如果它涨上去了以后,我怎么去加仓,加多少,最后可能说参考一下基本面是不是有配合。

你认为应该如何选择交易的品种?

实际上我觉得工业品类对于趋势交易者来说是最好的,至少以目前中国期货市场发展到现在的这些历史行情来看,我觉得工业品种像原油化工类的,铜等有色金属之类的,包括黑色系列,它们的趋势性不仅流畅,而且上下限的幅度非常大。
农产品我认为除了极个别的像棉花或者白糖某些品种适合做趋势交易,有一些不是很适合。因为总的来讲,农产品它不可能有很大幅度的上涨或者下跌,因为这是关系到民生的事情,如果你说玉米或者大豆价格高得离谱,老百姓民不聊生,国家也不可能不管不控,所以一些基础的日常生活产品,它不太可能涨得很离谱。这是我觉得某些农产品不太适合做趋势交易的原因。
工业品的话,像原油,原油如果碰到经济危机或者供给发生问题,它能涨得很高,或者铜可以涨得很高,这些东西并不会折腾到老百姓的生活,它只是资本的力量在推动,所以我个人觉得如果做趋势交易选择有色的、黑色的、化工的是最好的。

然后就是远离那些流动性不充足的品种,比如那些小品种,像胶合板这种没什么成交量的,成交量小一个是有流动性问题,还有一个就是用技术分析会出现问题,技术分析是一定要有一定的成交量,要有一定的群众基础,没有一定的成交量的话,技术分析会失效,在市场上去做分析没有用,大致是这样。

跟大家谈谈应该怎么做交易记录以及复盘。

短线的话,通过交易软件把自己的交易记录导出来,因为短线你可能记不住每一笔单子,日内可能做了很多。把每一笔单子导出来以后,对着今天的行情,一笔一笔地对,这个时间点我在干嘛,我为什么这个地方会做进去,做进去错了以后我是不是砍出来了,然后我止损今天是不是控制对了,止盈是不是差不多的等等。这是日内短线复盘,你要对着行情图分时图一笔一笔地对,然后对今天的行情做一个总结,今天行情走的是一个什么风格,昨天的行情走的是一个什么风格,明天行情有没有可能风格要变掉,或者说明天行情是不是还会继续延续。这个是做日内需要做的一些事情。然后可能今天的盈亏比要做一个统计,今天总体的盈亏比可能1:3,明天盈亏比可能也差不多这个幅度,也有可能明天要突破了,盈亏比会拉大,那明天止盈要放宽。每天都要做这些事情。

中长线的话,因为趋势交易笔数很少就不需要这样子了,至少我自己来讲,一年当中做了多少笔我能够数得清楚,有五十几笔交易就算了不起了,所以自己能够知道就行了。

趋势交易其实更多的不是逐笔对着去复盘,更多的是对现在市场行情的研判的一个纠正,可能就是说这一段时间内这半个月内,我一直觉得市场其实是有趋势的,结果半个月以后发现自己好像是错的,然后我对整个市场形势的研判要做一个修正,我觉得要再观望的话,市场可能没有趋势。

中长线的趋势交易者每天更多做的是对市场状态的研判、修正、更新。也不是说每天复盘,可能就一两个礼拜或者说三四天,我要重新去看一看,对行情我原本画了一根趋势线,现在下降了要再画一根趋势线,我要再看一看是不是方向看错了,然后我可能再看一看基本面,很多东西之前的判断可能是不对的,可能以后行情还会有另外一种发展方法,可能下跌,可能会往这样子走,这是趋势交易者复盘需要做的事情,大体是在市场行情的研判上,市场状态的研判上要下很多的功夫。

至于说我每天这笔单子是在突破口进的,还是回踩进的还是怎么样,这些都无所谓,这些没什么好复盘的,这些东西你只要是跟对了趋势就行,不管你哪个点位进,只要最后跟住了,跟到了趋势了就可以了,就没有什么好自责懊恼的,比如我为什么不早一点进,这些都无所谓。然后再后面就是说,如果加仓进去有盈利了,趋势流畅了,那么要开始盯着我加仓什么时候加,这个需要提前计划好,需要在行情还没回调或者还没怎么样的时候就想好,我什么时候加,加多少,如果同时跟了四五个品种都有趋势,我加哪个,哪个品种加得多一点,要看看基本面,看看过去历史的行情,一起来研判一下。这是趋势交易要做的一些工作。

你平时在交易中会把价格对新闻的反应列入考量吗?

这个反应对于我来讲一般都已经滞后了,但也会列入考虑的因素,我会想这个东西是短期的就这么搞一下,还是说它真的是又要出趋势了,我会去想一下,如果说只是短期的新闻,比如说突然之间在伊朗那里又打起来了,原油来了根阳线,我会想一想到底是要出趋势了,还是说仅仅只是短期的,这个我会去想。

比如你原本打算进场做多,这个时候刚好有个重要的利多新闻,但是价格的反应没有那么强烈而是挺慢的,这时你会犹豫吗?

我肯定不会进的。我觉得如果说一个品种它原本要出上涨趋势的话,任何一点微小的利好信息它都会吸引很多人涌进去,其实期货市场一个很重要的东西真的是预期。我在学校上课的时候,宏观经济学的老师包括金融学的,他说市场一个最重要的东西就是预期,其实放到其他东西上也都适用,就不一定要实质性的东西发生了改变,并不一定要供求真的发生了改变,只要大家都觉得要涨了,它就涨了。可能现实供给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只要大家一致都认为涨,那么他们势必会做出反应,他们势必觉得买不到了,大家都开始囤,那供求关系就真的发生变化了。它不需要真的供求关系发生变化,只要人们的预期发生变化就行了。其实很多时候就只是一个预期的东西而已。

如果当市场有了好的消息,人们对这个好的消息居然没有预期,对这个好消息视而不见,那说明大家对这个市场是看淡的,可能大家都觉得要跌了,他们都已经无视这些好消息了。这就完蛋了,说明可能真的要反方向走了,那我可能要考虑做空了。

你是怎么看待技术分析里面一些经典形态的?

我有的时候是把经典形态和波浪理论结合起来的。一般来说整理形态都出现在回撤浪,在一浪、二浪、三浪、四浪、五浪中,第二浪和第四浪是回调浪,它是和主要的方向相反的,一般都是出现整理形态,整理形态不会出现在其他浪,只有回调的时候才会有整理形态。一般第二浪、第四浪都走了收敛三角形、旗形等。

然后像是头肩顶、钻石形态常常会出现在行情的顶部末端,这种一般就是说一轮行情走上顶了,一个资产的价格被推高了,但是政府或者市场又不想让资产一下子掉下来。其实这个形态像是2017年的形态,2017年大部分的商品都走了一个钻石形态,一下子涨到很高的位置,然后在很高的位置上宽幅的震荡,这么来回震荡,宽幅的震荡走了一个钻石形态,这种就是明显的资产价格推高以后又不想让它下来,如果下来可能又会对市场或者对生产企业造成伤害,所以就在顶部走了一个整理的形态,一般这种都很难做。

其他的形态其实有些很好识别。比较难的就是扩大形的喇叭形和钻石形态,这两个是最难操作的,也很难及时去辨别出来。因为像喇叭形和钻石形,它们都会出现新高和新低,这对于趋势交易者来说是很容易造成误判的一个情况。因为当它出现新高的时候,你可能觉得是不是突破了,结果它又出新低了,然后又出新高了,这就要看趋势交易者对趋势的定义,有一些对于它的定义是要出新高的,他认为又有新的趋势出现了,所以很容易对趋势误判。就这两类东西,如果是趋势交易者要很当心,要尽量避开。

在你进场之后,一般情况下会因为什么原因让你对你的持仓不再自信,有所怀疑?

我止损很重要的依据就是反方向的信号出现了,就比如说我现在要做多,然后我要等回调结束,那么我现在看下跌的趋势线,如果下跌的趋势线被突破了,那么我一定程度上认为下降趋势结束了,趋势又要上涨回升了,我进场做多,进场做多结果两三天以后又出现了下跌的信号,好像又可以做空了,好像它又要延续回调了,这个时候我会退出观望。或者说我进去以后,行情开始震荡整理,然后我突然发现如果现在平仓,我可以有一个更好的做多点位,我还能有上车的一个点位和机会,我也有可能会平仓。

我唯一不会平仓的理由是,当前既没有做空的信号,也不会再给我做多进场的机会,因为如果平了我再也进不去了,所以我不能平,而且也没有反向的做空信号出现,所以我也不会平。但如果说有做空的信号和重新上车的机会,这两个但凡有一个我就都有可能会平掉。

以你刚才说的次级回调中的下降趋势线被突破为例,你进场,几天之后它又回来了,这个时候你可能会平仓离场,但市场在次级回调中,有时候很高概率会形成一个小双底的形态,你进场的时候刚好是它的右边的一个小点,这个时候你也会离场,但是会再考虑进场时机?

大致上我不太会这么早,因为我对回调是有时间上的要求的,一般如果趋势线突破了,但是它在时间上还是太短,我可能也不会在趋势线突破以后马上就进。如果说趋势线突破了以后,它时间上确实是已经走得很充分了,那么我才会进。所以基本上我进场的时候已经过滤掉了很多可能导致我出错的行情,基本上不太可能会在头肩形态的刚开始那个顶点进去,一般都是在头肩形态末尾的那个地方,反复地试几下,可能会错,可能会对,但通过时间幅度成比例的这么一个规则,我一般可以屏蔽掉大部分整理形态的一些错误。
能不能再详细说一下你刚才谈到的通过时间和幅度来确认它的回调是否到位,突破是否有效?
一般来讲,如果幅度到位了,时间不到位,我都会认为它接下去会走一个横盘的整理形态,如果一下子跌了38%的幅度,可能下降趋势线被它突破了,突破了以后它下降趋势结束了,那么是不是马上趋势就会恢复呢?但是我一看时间不对,时间涨了8个月,回调才1个月,可能我就会觉得它接下去要走一个横盘的整理形态了,它可能在这里走个收敛三角形,走个横的箱型整理什么的,都有可能,这个时候我不会去涉足了,或者我原本空头做回调的仓位就平掉了,我就不会去动了。
如果它回撤时间在,缓缓地跌,稀稀拉拉地跌,跌两天涨三天,持续了老半天,时间差不多了三个月了,但是幅度还是不够,幅度只跌了20%,我觉得很有可能它整理形态会突破,会往下突破,往下突破以后再有一个暴跌,然后再一下子拉起来。
只要这两个当中有一个不满足,我都会觉得这事情没完,我还要再看一下。
我们接着说刚才这两种情况,一种是幅度到了但时间没到,另一种是时间到了但幅度没到,可能一直在一个很窄幅的震荡。假如说第一种幅度到了,但时间没到,但它就是一直往上突破了,或者第二种情况一直在震荡,但它没有向下突破,接着向上创新高了。
那就是趋势没结束,它并没有满足对前一轮上涨趋势修复的时间。

加不加仓?

不加仓。这种就是很难做,我情愿错过。就是说它上涨趋势还没结束,只是当中缓一缓而已,缓一缓以后还要再上去。其实目前的螺纹钢、玻璃都是这个样子,我当时觉得涨了这么久,应该要有一个像样的回调了。结果后来做空以后,我记得是2月份后春节后做空了,空下去了一点,但是它慢慢又出新高了,那我就觉得它还没有到真正的趋势反转的时候,没有到趋势大回调的时候,还没有,它只是当中歇一歇,就相当于三浪走完走四浪,四浪一个回调以后,然后就是五浪了,差不多是这么一个情况。我自己的趋势交易当中,上涨趋势当中回调浪我是不做的,第二浪第四浪我是不做的,没有必要去做,风险收益不成正比。所以我只做一浪三浪五浪,然后大的下跌下来,a浪做,c浪做,b浪不做。
在你进场之后,除了触及你的止盈止损,或者说跌破心理支撑位的时候你会离场,还有什么情况下会离场?那时候你的持仓可能是盈利状态,也可能是亏损状态。
一般不太会有其他的原因。我离场一定是有原因的,止盈也一定是有原因的,一般不太会无缘无故地把仓位平掉。

即使发生了重大性的不利于你的仓位的方向?
我有的时候也会坚持。如果我认为这个形态没有被破坏掉,它虽然下跌的幅度很大,但是我认为它上涨趋势的形态没有被破坏掉,它上涨的结构还是存在的,我会坚持。有的时候扛一个跌停板,最多扛两个跌停板都有过,我会坚持地拿着,尤其原本已经有利润的情况下,我更加不会轻易地离场。
你怎么看待交易中的低谷期?尤其是已经稳定盈利的交易者遇到的那种低谷期。
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的,至少我接触下来,不管是做炒单的、做趋势的、做套利的、做高频程序化的,他们都有低谷期,而且都不短。

我一个朋友那边的交易员有很多以前是做炒单的,做股指的,他们现在就很不好做,因为量化的已经来了,他们搞不过量化的,量化把炒单的空间都给挤压掉了,他们的利润和手续费都打不回来,没有办法弄了。炒单现在基本上很难做了,他们都要想办法转型。
程序化也有难做的时候,流动性有的时候会突然之间枯竭,有的时候市场非常不顺畅,你单子进去不停地撤,不停地在亏,可能整个市场一整年所有的品种都没流动性,它一整年都不好做,可能低谷期很长。

像趋势交易更是了,趋势交易不好做的时候三四年都不好做,很正常,你做不了什么事情,没有办法,要么你换到别的市场里面,换到股票市场,有的时候真是很长时间不好做。
然后像套利的,套利的话像去年就特别不好做。套利也有低谷期,很多人觉得套利很稳定,其实套利在我看来它的风险也不小。像去年的话,有些品种像动力煤我记得非常清楚,原本基差是30%,现货价格大概1000左右,期货价格是700多,30%的这种差距,如果说你套利,你觉得它基差会回归,那就会亏得很惨,因为结果它基差进一步扩大变成50%了,期货继续跌,期货动力煤跌到600多点,现货还是1100多点,基差进一步扩大,所以套利也有很不好做的时候。
不是说做套利就很稳了,包括套保其实也有不好做的时候。
所以每种策略都有它致命缺陷和致命弱点,都有它低谷期的时候,这种低谷期只有做策略的人自己知道怎么挨过去,怎么扛过去,怎么应对,只有你自己想周全的方法去应对它。
结合你曾谈到的市场的四种状态[3],重点跟我们谈谈在趋势交易中,你是怎么应对的。
现在的话,平静的趋势我是肯定做的,正常的典型的趋势交易,我不仅做,而且要仓位放大了做,重仓去做。
遇到那种震荡的趋势,它总是创新高,但是创新高不多又跌下来,这种其实我现在是处于一种规避的状态,我不参与这种行情,这种行情对趋势交易者来说其实是一个很毁灭性的事情,因为它创新高了,你觉得有趋势了,你想进入,很容易就做多在顶点或者卖在底点,这种事情非常容易发生,所以震荡的趋势我尽量是不碰的,不去做。
宽幅的震荡行情,我现在在考虑可能会去参与,考虑说以波段的这种手法,不加仓,重仓直接进,止损极小,去尝试做一些典型的宽幅震荡的行情,因为其实宽幅震荡的行情是有规律可循的,只要上下限的边界能够找得出来,而且它走得非常工整,完全可以做,很简单高抛低吸。所以我现在就会尝试去把这类行情给做一做,这样的话就是说在没有平静的趋势的时候,还能有一些额外的收益,会稍微好一点。
另外一种走得不是很规整的震荡形态,它是这种波动性的震荡形态,可能也不参与。凡是剧烈波动的那种震荡或者剧烈的趋势,我可能都不会去参与,它不是特别有规律可言。看似好像是有趋势或者有盘整,但其实又不是走得很规整,就不太好弄。

如果说你正在参与一个有相对明确上下限的宽幅震荡的行情,基本上就是高处做空底处做多?这种在什么情况下你会转为做趋势?

宽幅震荡完以后又突破了,它离开了上下边界,而且在宽幅震荡这一段行情之前,它是有趋势的。这是一个背景,我看品种我会看这个“势”,打仗下围棋我们都会讲“势”,“势”这个东西其实就是过去历史的行情,过去历史已经造成的一些事情,比如说它这里整理横盘震荡了三四个月,但是它过去一整年都在上涨,它有一个上涨的大的趋势在,那我仍然会认为它突破整理以后会上涨,会延续这个“势”。

同时我会看基本面,比如说去年因为疫情关系,大部分央行都开始放水,要拯救市场经济,那么很多品种都开始上涨,跟宏观经济相关的铜就涨了,很多黑色系开始涨,工业的需求都开始上来了,那么这个就是去年的一个“势”,它是一个上涨的形势。然后到了今年三四月份开始盘整了,横盘了,我大概率相信横盘结束以后,它是会往上突破的,因为过去的这个“势”还在,因为疫情还没结束,疫情结束以后,经济大概率还是要恢复要向好的。因为美国拜登可能又会签署新的经济救助方案,可能又会有多少万亿的美元出来救市,所以行情还是有可能会往上涨,它这一轮可能还没完,它过去有这个“势”存在,我就仍然是看多的,包括配合基本面的消息还是会去做多的。

我们结合一个具体的案例来继续谈刚才说的这种情况,比如说最近的铁矿石应该近似于这种状态,它就是一个明显的趋势之后处于区间震荡。这种情况下,假设你正在做一个区间内的来回,当它往上突破的时候,你会毫不犹豫地进场做趋势吗?

目前铁矿石不太好判断,我可能不会去做。一个就是因为一些政策上的原因,现在交割月份铁矿石期货不允许个人持仓,被限手数了,其实它的流动性开始下去了,所以很多事情不太好判断。然后我也不太可能去参与宽幅震荡,一般窄幅震荡我可能会去参与一下,它不太会有那种突然之间很大的量和反向调控什么的,而宽幅震荡其实弄得不好还是有点伤的,而且它的方向性不是特别好判断,因为铁矿石的这种上去以后又下来,它不是下来一点点,它下来50%,就直接把这个趋势的结构给毁掉了,你就看不出这个趋势的形态了,成了没有趋势的样子,给你拉上去拉到很高,然后又给你拉下来,就这种。而且像现在还没走多久,有可能后面走成一个钻石的形态,大幅震荡两下以后,幅度又变小了,所以我不太可能会去做。
在你会选择做的震荡行情里,它已经形成区间突破,我们可以进场了,你是会第一时间进场,还是会再等待确认?
震荡肯定是第一时间去进场,如果说我现在要做横盘震荡了,当然现在机会已经过掉了,之前的话,其实原油是一个,它在很小的幅度里面,在那里震,还有一个是铜,铜也在一个很小的幅度里震,其实都是看得清楚的。看清楚之后你在差不多某个位置进去某个位置出来,因为它这个幅度本身就已经很小了,你要再等左侧右侧,等它确认,那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一半都走掉了,所以肯定是提早进去,哪怕说早一点进去还没有发动也没事。只要做这种窄幅震荡的行情,波段的行情,一定是对进场的点位有很高的要求的。
趋势交易对进场点位的要求不高,只要能够跟住就行,哪怕错过一段也没关系。但是对于小波段的行情来讲,它对进场点位的要求是很高的,你进晚了行情都差不多了,然后一个调头你利润全都没有了,甚至还亏损,原本盈亏比的空间就不高你还这样做,那肯定不行,一定是你感觉要跌了马上就进去做空,然后三五分钟之内不跌,止损,感觉对了再进,如果跌下去了,好,一直拿着。

你在趋势交易中会考虑现货吗?

会看基差。
它在你整个的趋势交易系统里面是作为一种补充的地位?
对,更多的是一种补充的地位。如果我三四个品种都出现趋势的信号了,那么哪个品种仓位稍微多一点,哪个品种先进,这时我就会看看基差了。然后我一看比如说橡胶期货比现货低好多,那我会觉得它有一定的安全性,有一定的安全保障安全缓冲区在里面,因为它至少还有一个基差修复的空间存在。如果说这个品种虽然有信号了,但是它跟现货相比涨得很高,我甚至可能会怀疑这个信号是不是个假信号,是不是个假突破,所以现货是一个有补充地位的东西。或者说涨得太高了,我要止盈了,我哪个先止盈,止掉多少,先走30%还是20%,我会看基差是不是扩大太大了,如果它已经达到60%的基差幅度,我可能走得多一点,就不留太多了,大部分一平就50% 、60%仓位都止盈了。
很多交易员会把市场价格的情绪列入考量,你平时会考虑市场价格的情绪吗?
我不太会在单个品种上考量市场情绪,单个品种上我更多看的还是市场的结构,尽量不会去想情不情绪这些事情,我想的更多的是市场的结构有没有到位,基本面供求关系有没有什么。
但是在宏观的层面上,我会去感受一下市场的情绪,宏观层面上的市场情绪更容易感觉得到。比如说公募基金发售一抢而空,国家出台新的什么政策,怎么防止融资过量,或者身边的大爷大妈都来跟你讨论某某个股做得怎么样了,身边的人都开始关心起来,就是宏观的整个的对这一块市场的情绪我会去考量。比如像去年一年大家都在讨论,2020年是大宗商品的牛年,大宗商品元年,高盛美林都发报告说2020年是超级大宗商品牛年,就这种宏观的市场情绪我会去看,那说明今年确实是有大行情,尤其是商品市场,它不仅仅受自身的供求关系影响,还受国家宏观政策调控的影响,如果说央行决定很大量地放水,货币政策很宽松,那么它会走一个宏观层面的牛市,即使它自身供需没有什么变化。这个时候我就会关注整体的市场状况,往往整体的宏观的市场情绪好的时候,大部分的商品品种都会上涨,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去考虑它自身的供求关系了,你要考虑的是整个市场宏观的情绪怎么样,然后这个时候大部分的商品都会出现联动性,化工也涨,黑色也涨,有色也涨,大家都涨,你只要闭着眼睛做多就行了。
然后当宏观情绪结束的时候,宏观政策没有发力的时候,这个时候又要回归单个品种的供需关系,商品走势开始出现分化了,可能原油上去了,有色下来了,或者黑色的开始横盘震荡。
假如你同时关注几个品种,它们相关度极高,比如以有色为例,或者说是黑色系,根据你的结构,根据你对趋势的判断,你觉得是一个多头行情,你要进去做多,这个时候你会选择走势最强劲的,还是会选择你最熟悉的?
我可能都会进一点,比如说焦炭焦煤,我觉得我不是很能把握得住。但是如果我看下来这个品种的技术形态更好一些,比如说焦炭它经过了一轮整理,走了一个收敛三角形,然后出现了一个往上突破的形态,那么我会更青睐于在焦炭上仓位多一点,而焦煤如果说它没有走过整理形态,它就硬生生地被拉了上去,我可能焦煤的仓位更加少一些。我会根据技术形态结构,包括基本面、消息面、基差去判断我的仓位大小,但是我两个都会进,只是某一个好一些的进得更多一点。
因为有的时候产业之间会有轮动的这样一个情况,焦炭焦煤之间的利润会重新分配,我也不确定它什么时候会重新分配,所以我两个都进一点。可能焦炭一开始走得很顺,走着走着焦炭涨幅变慢了,然后焦煤开始发力了,都有可能,所以两个都会进,只是进的手数多少不一样。
刚才以焦炭和焦煤为例,在这种相关性高的品种中,你不太确定到底是强者恒强还是会轮动?
对,因为大部分情况都会轮动的,根据技术形态,根据基差,根据它过去的走势,我会有侧重,有的多一点有的少一点。
在你的书《交易的逻辑与艺术》里面,你提到了很重要的一个概念,让交易者把注意力从预测市场转移到判断市场目前的状态以及与自己的交易系统是否契合上。能不能再详细地跟我们谈谈,你在具体的交易中怎么运用这点的。
其实它还是带有一定的预测性的,因为我肯定是期待当前的市场状态会延续下去,也就是说我判断当前是一个趋势的市场状态,我现在入场,我一定是希望它之后还会接着走趋势,我预期市场状态会延续,它还是带有一定的预测性预见性的,只有市场状态延续了,我才能继续获利。
但现实情况是,比如说2017年市场状态它就不延续了,它就是趋势走一半,让你觉得好像可以确认当前市场是趋势行情的,结果它走到一半变成震荡了,震荡走到一半,你以为当前市场状态得到确认了,是震荡的,结果它又变成趋势了。所以它其实并不是一个很确定的事情,它仍然是带有一定的预测性和概率性的,它也有可能是市场状态反复地在那里快速切换,不具备可持续性,也不延续。
所以对于整体市场判断的预测,对我来说仍然是一个概率性的事件,只是说有很大的概率市场接下去会继续地走,延续当前的市场状态,可能会继续出现趋势,但这仍然是一个概率性的问题,也有可能我整体的判断就是错误的,市场现在不是趋势。比如说我觉得2021年下半年,大宗商品市场大概率会继续上涨,因为疫情结束以后,整体的宏观经济还是要恢复,市场会继续上涨,但也有可能我的判断是错误的,也有可能虽然过去2020年有大牛市,它这个趋势可能会延续下去,但也有可能它不延续了,有可能2021年下半年市场的恢复不及我们想的那么好,可能2020年的高点就是一个阶段性的高点了,可能2021年下半年就跌下去了,然后一直横盘震荡了,也有可能的。
索罗斯讲到反身性理论的时候,就是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是错的,他自己的很多观点也有可能都是错,市场很多时候也都是错的,没有一个确定性的东西,你摸不到确定性的真理的那一块,你永远可能是会把自己过去的东西给推翻了,永远是在不停地推翻自己犯的错误,在这个过程你慢慢接近到了真相,慢慢靠近了对的那一块,永远都是这样子。
我对2021年的判断我发现我错了,然后我改变思路可能2020年就是一个高点了,然后我以这个思路再去交易,然后发现我又错了,2020年也不是高点,2021年也不会创出新的低点,它其实可能会走一个横向的宽幅震荡。然后我再错了,这两次以后我最终得出了一个正确的结论。
其实永远都是这样,你在反复地推翻自己对市场的认知,然后修改自己对市场的意见,这样反复错了两次三次以后,你终于最后摸到了市场正确的方向。一直都是这样子,至少我自己在市场宏观的状态判断上是很后知后觉的,都是错了一两次以后才发现原来现在是趋势的状态了,原来趋势的状态已经结束了,都是很后知后觉的。至少目前我还没有想出一个很好的办法,能够先见性地知道接下去市场一定是走一个什么状态,只能说知道一个大范围,只能说知道2020年趋势交易好做,2021年趋势交易不会特别好做,2020年套利不好做,2021年套利一定好做。但是具体是几月份开始,哪一天,什么时候行情发动,这个我不知道,在具体的时间节点上,我是很后知后觉的,错了好几次才反应过来。

在你目前的交易中,还有没有经常会出现的困惑?

目前来讲不是特别多,大体的框架上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我现在想解决的一个问题是我对现货了解得不够多,我没有什么太多的现货背景,我希望能更深入到实体企业去,对产业能有更多的了解,实体产业具体的运行究竟是以什么方式,了解之后能让我加深对产业方面消息的解读,我希望在消息上看得更透,通过这个消息能够看到一些本质上的东西,能够更快地了解到这个消息是重要还是不重要,它重要到什么程度,会造成什么影响。我现在还做不到这个程度,看了以后可能还需要分析师来帮我解读一下,所以我认为这方面还是比较欠缺的。
但在整体的交易框架上,我认为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我交易的框架可能只需要做一些补充或者小的修正,大体的框架已经完善了。宏观政策上的解读我可能还要多研究研究,像一个新的政策出来了,这样的情况会影响多久,这个政策消息有多重要等。然后对于商品市场整体的运行的行情规律,可能还需要再经历一些时间,因为现在只有20多年,我不敢说我对这个市场的认知,我的世界观已经是完整完善了,我不敢这么说,随着科技的发展,市场的发展,可能今后20年又会出现我从来想象不到的行情,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那种难做的行情,所以我不敢说我的世界观已经完整了,只能说我还没遇到,可能今后会碰到这种行情,或者说今后会碰到超级好做的行情,这些都不好说。
主要就是这几块,对政策消息上的解读要去加深,宏观消息面上的解读要去加深,还有一个是经验上可能还需要再继续完善,需要有更多的时间去完善这些东西。

除了一直想深入了解的现货上,你现在还想跟什么样的交易者交流?

可能一个是做短线的,做日内短线,我还是挺想知道他们是怎么保持这么好的专注力的,怎么坚持日内那些铁一样的规则,他们对日内方向形势的判断是怎么做的。我可能对这方面还挺感兴趣的,虽然对我自己的补充或者帮助不是特别大,但我特别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其实我对于趋势交易系统的补充和完善,有的时候是通过对日内短线交易者的对比而想出来的,有的时候趋势交易的一些东西是通过观察其他不同的交易者而做出的,而想到的。尤其是做短线的,因为它和趋势交易完全不一样,他们两个是截然相反的道路,一个走高盈亏比,一个走高胜率,所以我看着他的时候会想到我自己的特点是什么,相对于他我的特点在哪里,我的弱项在哪里,我从他身上看到我要补足的东西,看到我强势的东西。所以我还是挺希望能够跟做日内的做短线的多交流。
然后还有一个就是做更大层面上的,类似于像雷·达里奥这种人,他是做资产配置的,他比我们看的眼光还要再大一层面。他们是跨市场、跨品种、全球性的这种资产性的配置,不是说仅仅挑选某一个品种某一只股票,他是觉得今年要多配置商品市场,明年多配置债券,后年多配置股票,他们的那种格局眼界跟我们又是不一样的,更宏观了,眼界格局更大了。跟他们交流,我觉得对我以后的发展会有更大的帮助,可能目前我用不到,但对我以后可能会有更大的帮助。想交流的主要就是这两类人。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