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了解「苏黎世投机定律」吗?

外汇资讯1年前 (2023)发布 admin
112 0 0

《苏黎世投机定律》是华尔街金融家们对于多年成功投资经验的深入总结,包括12个主要定律和16个次要定律,这些定律并不是教你如何选择投资项目,而是从近乎哲学的高度,告诉你投资或投机的心理要旨。

它对于所有形式的投资都有指导意义。而且,这些定律与其他的投资建议类书籍上的内容很少有相同的,甚至很多是完全相反的。但是对于真正想通过投机发财的人来说,如何最理性的下注,如何赌赢,是最重要的。本书是投机人士的最佳指南。

你了解「苏黎世投机定律」吗?

两个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决定一起去创业,她们来到华尔街,并连续换了几个工作。

最终,她们都受雇于一家大证券公司——赫顿公司,在这里她们遇到了杰拉尔德·洛布(Gerald M. Loeb)。

几年前刚刚去世的洛布,曾是华尔街最受欢迎的投资顾问之一。

这位有些秃顶而又和蔼可亲的老人,经历了华尔街上世纪 30 年代的大熊市和二次大战后的大牛市,他始终以冷静的态度面对这些起起伏伏。

他出生时,非常贫穷,但去世时却拥有巨大的财富。

 

他的著作《为投资而战》直到目前为止,仍然是最畅销的市场战略手册。这本书浅显易懂,因为洛布天生会讲故事。

一天晚上,在美国证券交易所附近的饭店里,他向我和父亲讲述了这对年轻人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风险的故事。

这对年轻人曾胆怯地向他询问投资建议。她们都是单独去找他,但他知道,这对年轻人关系很好,而且经常互相交流。

起初,她俩的财政状况很相似,他们都找到了不错的工作,薪水和职位也在逐步提高。渐渐的,她俩除了满足日常花销以外,都有了一些节余的资金。

虽然钱不多,但是由于生活的逐步好转和对投资的愿望,使她们想让洛布指出一条投资的道路。

洛布试着为他们选择投资机会,但是,洛布很快就明白了,原来她们头脑中早已打定主意,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从洛布那里得到证实和确认。

洛布分别给她们起了绰号,一个叫清醒的西尔维亚,一个叫疯狂的玛丽。

西尔维亚对钱的处理方式是想寻找一个安全的天堂,她希望把钱存入一个有利息的银行户头,而玛丽却喜欢冒险,她希望用很少的本钱来赚大钱。

 

她们并没有听取洛布多少建议,分别开始按照自己的想法投资。

一年后,西尔维亚取回了本金和利息,并获得了一种舒适的安全感。

玛丽却碰了一鼻子灰,她在一次市场变化中遭到打击,她买的股票跌了 25%。

西尔维亚丝毫没有幸灾乐祸,当她得知朋友的不幸时,反而惊讶地说:“天啊,你损失了 1/4 的钱,太可怕了!”

一般的投机新手在第一次失败,特别是别人对她显露出同情的目光时,她们很可能会因为自己的损失而感到沮丧,并最终迫使她放弃继续的尝试。

但玛丽却懂得承受。

她微笑着,泰然地说:“是的,我的确蒙受了损失,但是看看我得到了什么?”

她趴在桌子上俯向她的朋友说:“西尔维亚,我有了冒险的经验。”大多数人紧紧抓着安全,仿佛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

任何投机家都会告诉你,如果你一生的主要目标是避免忧虑,那么你将永远贫困。

生命应当是一场冒险活动,而不是一种单调的生活。

冒险可以被定义为在一件事情的发展过程中,面对某种形式的危险,并试图征服它。

此时,自然而然的反应就是忧虑。

其实,忧虑是生命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比如恋爱,假如你害怕承担风险而不投入,你将永远不会坠入爱河。

你的生命可能会静得像池塘,永远也体会不到爱情带给你的美好感受?

另一个例子是运动,运动常常使运动员甚至观众暴露于危险的处境之中,并产生许多的忧虑。

对大多数观众而言,运动是次要的冒险,但对运动员而言却是一项重要而细致的冒险活动。

如果某项体育运动没有任何忧虑可言,人们就不会去参与或竞赛。

当然,我们也经常需要安宁。

可是从晚上的睡眠中,我们已经得到了大量的安宁——加上在大多数日子里,我们很多时候都处于安宁的状态。

对一般人来说,安宁已经足够多了,我们更多人需要的是冒险。

 

正如弗洛伊德在《文化和不满》一书中特别提到的,任何完全达到这样目标的人,“已牺牲了他的生命”,那为的又是什么呢?“他只不过得到了安宁的快乐”。

这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冒险会使生命更有价值,冒险的途径是把自己暴露于风险之中。

洛布了解这一点,因此他不赞成西尔维亚把钱放在银行账户里。

即使利率相当高,你又能得到什么利益?在年初你给银行 100 美元,一年后他还你 100 美元,算是一笔大交易吗?多么愚蠢。

的确,你的 100 美元资本差不多被保证不会遭受损失,至少西方工业国家中任何一家有声誉的银行都会如此保证。

除非遭受到一个重大经济灾难,否则你不会有什么损失。

但是乐趣在什么地方呢?

这绝不是致富之道!

 

就算有 5 美元利息,那也是要纳税的,或许税后所剩下的部分刚好和通货膨胀相抵销。

采取这种投资方式不可能使你的财务状况有任何的改变。

同样,靠薪资收入也不可能使你致富。

如果你依靠工作所得作为主要的收入支柱,那么你的一生也只能希望不去乞讨,更何况这也不是绝对的。

奇怪的是,大多数人的生活主要还是依靠工作收入,并以储蓄作为后援。

美国的中产阶级因考虑教育和社会地位而无奈地选择这种生活方式,亨利对此感到烦恼。

他抱怨说,任何孩子都不可能逃避风险。

老师、父母、辅导老师都不断对孩子强调,做好家庭作业,不然你会找不到好工作。

获得一个好工作始终被认为是所有人的重大生活目标。

但是好的投机又如何?

为什么不对孩子们讲这些呢?

根据亨利的经验法则,一个人应该只以一半的精力致力于工作,其余一半时间应该去做投资或投机活动。

这是客观的真理。

 

除非你生在富裕的家庭,否则唯一能使你脱离贫困的方法——绝对是你唯一的希望——就是去冒险。

当然这是双向的。

冒险也包含着可能产生损失的意思,而不一定只是收获。

假如你把钱财用于投机,你一定要准备承担损失,最后的结果也可能仍是贫困。

但是你也要考虑一下,作为被税赋和通货膨胀追逼的人,身上又承担着沉重的生活费用,你已经注定要处于一个相当可悲的财务状况下。

因此,你不妨设想一下,要想致富便要以变得更穷做为代价,这就是你要承担的?

你不可能会变得更贫穷,只要有正确的指导,但你有可能更富裕。不管怎样,你必须要冒风险,决定性的胜利才会与你同在。

洛布的两位朋友,西尔维亚和玛丽的变化便说明了问题。

最近一次听到有关她们的消息时,她们都已经 55 岁了,两人都已离婚,仍然继续以她们最初的方式处理着各自的钱财。

西尔维亚把她所有的闲钱放在储蓄账户、定存单、公债和其他安全的地方。

但是债券已经不那么安全了,因为在上世纪 70 年代疯狂而意外的利率飙升,使它们大大地减少了其市场价值。她的银行账户和存款单也仅维持投资本金的完整无缺。

但是上世纪 70 年代两位数字的通货膨胀率,使她因生活费用提高,生活质量急剧恶化。

她最好的一次投资是在结婚时买了一幢房子,她和她丈夫在登记册上是共同所有人,离婚时双方同意出售它并把财产平分了。

这栋房子在他们的时代增值得可观,因此他们分手时,每个人都得到了一笔为数不少的钱。

但是,西尔维亚仍然不富裕。

她离婚后又回到一家证券公司工作,并且得继续工作到 60 岁才可领取养老金。

养老金虽然不多,但她不能放弃,因为她的存款并不够她养老。

她的生活完全靠薪资收入,这是她生活的主要支柱。她可以免于饥饿,但她一直要为买双新鞋而忧虑。

她和她宠爱的猫只能共住在一间卧室里,冬天时也不能得到温暖。

至于玛丽,她富有了。

她总是关心资金的安全,正像所有明智的人一样,但她不让这一切压倒她的理财哲学。

她承担风险,在经验了一段波折后,她开始得到补偿。

 

她在上世纪60 年代反复升降的股市中做得不错,不过她最大的投机是黄金。

黄金第一次能为美国公民所持有并作为投资工具是在1971 年。当尼克松总统取消黄金价格和美元的法定联系之前,每盎司的价格一直维持在 35 美元。

在总统下令后,黄金价格猛增,玛丽的行动灵敏而快速,一反多数保守顾问的忠告,以 40 至 50 美元的价格买进黄金。

不到 10 年,黄金一直涨到 875 美元,她以约 600 美元价格卖出她的大部分黄金,这使她变得很富有了。

现在,她拥有一幢房子,一座度假别墅和加勒比岛的一块地。

她把很多时间都花在旅游上,且早已辞去了工作。

工作所得在她的收入中早已变成次要的部分,她每年的股息收入已远大于她的薪资。因此,每星期花 5 天的时间去赚薪水似乎已没有太大意义了。

的确,在这几年中玛丽的财务状况带给了她忧虑,甚至超出西尔维亚的想象。

西尔维亚从没有思考她未来会富或是穷。

她一直试图掌握自己 1 年或 10 年后的财务状况。

当时她的计算不总是正确的,尤其是她的公债价格不断滑落时。不过她至少可以得到一个近似值,这已使她能从中得到满足。

相比之下,玛丽对她的未来只能做一些胡乱的推测,毫无疑问地,她一定有失眠或受到惊吓的时刻。

但是,看看玛丽得到了什么!

许多华尔街最著名的投机家公开地说,经常性的忧虑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但他们极少以抱怨的口吻来说这句话,他们对这种处境几乎一直是心甘情愿的。他们喜欢它。

最为风光的投机家之一是利弗莫尔。

在上世纪初他活跃于华尔街,是一个个子高而且引入注目的金发男子。

利弗莫尔随便到什么地方,都会引来一堆人。

人们总要向他询问投资建议,他也不断被报纸杂志的记者追踪,试图从他那里探听到一些知识。

有一次一个年轻的新闻记者问他:要努力奋斗才能成为一个百万富翁,他是否感到值得。

利弗莫尔说,他喜欢钱,所以他认为值得。

记者又追问他,你是否会经常失眠?你一直处于忧虑之中,这种生活有价值吗?

“好吧,孩子,现在我告诉你”,利弗莫尔说,“每种职业都有它的渴望和痛苦。如果你饲养蜜蜂,你得防止被叮咬,我从来就和忧虑为伍,要不然就得贫困,如果我得在忧虑和贫困中选择,我将永远选择忧虑。

利弗莫尔在股票投机中有 4 次遭到巨额财产的损失,他不但接受这种忧虑的状况,而且似乎仍感兴趣。

有一天傍晚,他和亨利在一家酒吧饮酒时,突然回想起他应该去参加一个晚宴,他和女主人通了个电话,道了歉,接着要了些酒,并向亨利辩解说,每当他在市场上卷入一件不确定的风险时,他便会不专心和健忘。

当亨利说利弗莫尔从来就没有时间不被卷入风险时,利弗莫尔很快就表示赞同。如果他什么时候不处于风险之中,那他就会忧虑下星期可能要去做的事。

他承认他一直在忧虑他的投机交易,甚至睡眠时也如此。

但是按照他的说法,这是没有关系的,“这是我要走的路。

他说:“如果我知道明天我可能很富有,我想我不会为了忧虑而放弃获得财富的乐趣。”

亨利记住了这一点,甚至在数十年后仍然引用它。并把它作为苏黎世投机定律的第一个定律。

不幸的是利弗莫尔没有其他的定律来帮助他,而他的结局并不快乐,这事我们稍后会谈到。

过投机生活的人处在风险和忧虑之中,听起来他们似乎生活在灾难的边缘。

但事实并不如此。

的确,有时候你会产生不寒而栗的情绪,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多,而且一般不会持续太久。

大多数时间你的忧虑足以使你感到愉快,我们所冒的风险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的大。

 

所有投资都是投机,就像洛布所说的。

你拿钱去寻找机会就是个投机者。

你得承认它,蒙骗自己是毫无意义的,只有当你睁大眼睛了解世界时才能明白得多一些。

苏黎世投机定律是讨论投机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它们绝不是要你疯狂地去冒险,只不过话说得比较直率而已。

1、

次要定律一:

始终要下有意义的赌注

只下你负担得起损失的赌注”,这是一句老话。

在拉斯维加斯、华尔街,甚至只要有人希望从冒险中获得更多钱的地方,你随处都能听到,在投资的书籍中和由普通人的口中你都能读到或听到,它经常在许多地方被重复使用。

不过在把它视为投机定律之前,你应该搞清楚一点:什么是你能负担得起的损失呢?

大多数人将它定义为,其损失不会使自己受到伤害,或者其损失对我的财务状况不会发生重大的影响。

不过,你要思考一下,假如你下注 100 美元,结果即使是赢两倍,你仍然是贫困的。

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战胜这种说法,那就是下有意义的赌注。

但这并不是说,你下注的金额会大到使你破产。你毕竟要付房租和抚养孩子。

总之,它的意思是你必须克服对损失的恐惧心理。

如果投资金额小,损失当然不会成为你的问题,那么自然也不会带给你任何重大的收获。

要想从小赌注赢得大报酬,唯一的方法就是去碰运气。

例如,你可以用一美元买一张彩票而赢得 100 万美元。这个梦是令人兴奋的,但是这样难得的机会你可能一生也碰不到。

在投机的过程中,一开始你就要有甘心承受损失的心理准备,赌注下大一点一定会使你忧虑。

 

2、

次要定律二:

避免过分分散风险

“要关注整个投资业界”,他们将之称为分散风险,或投资多样化。这种说法现在已经被过分地渲染了。

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个沉闷而不雅的名词,并探讨它如何在你努力致富的尝试中影响着你。

分散风险的意义就是分散你的钱财,要分得细,把资金投入许多小的投机活动中,而不是集中在几个大的投机活动上面。

这是一个很安全的主意。如果你有 6 个投资都失败,你还有可能在另外 6 个投资中有所进展。如果每一个投资活动都失败,你至少还有公债可能增值,而这足以使你立于不败之地。

这看上去是合理的。在传统的投资建议中,一个分散风险的投资组合是所有财务目标中最受尊敬的。

但是,如果你照此做的话,那么你永远也不会致富。

或许他们可能告诉你,分散风险会降低你的风险,但这也同时减少了你可能致富的希望。

正像华尔街有些人所说的,“把所有的蛋放在一只篮子内,然后守护这只篮子”,这是一句老话,却经受过严格的考验。第一个说这话的人,显然不是一个分散风险迷。

守护一只或几只篮子要比守护一打篮子容易得多。当狐狸走来偷你篮子里的蛋时,你不用急得团团转来对付它。

 

最后要说:苏黎世投机定律要求你把钱投入到风险事业,不要怕遭受损失。你所涉入的风险事业,一般不会使你毛骨悚然。由于你愿意面对它,你等于是在给你自己一个唯一能发财的机会。

你为这个机会所付出的代价是产生忧虑的精神状态,但苏黎世投机定律坚决主张,它不是现代心理学家所认为的一种疾病,它是生命的刺激品。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